学习强国 | 孙盛囡:新年伊始,日本民众朝贺天皇为哪般?

时间:2020-01-09浏览:10

(作者系新莆京娛樂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元旦,是日本的新年。1月2日上午,近7万日本民众纷纷来到皇宫朝贺天皇和皇后,聆听天皇的新年致辞。这是日本开启令和时代之后举行的首次新年民众朝贺活动。

日本民众为何在新年伊始,选择到皇宫朝贺天皇?天皇在日本民众心中具有怎样的地位?天皇制在日本政治文化中到底扮演着何种角色?

这一系列问题需要我们回到历史中去需找答案。二战结束之初,美国对日本实行军事占领,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对日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去军事化和民主化改造,但却未追究战争发动者裕仁天皇的战争责任,而且还保留了天皇制。无疑,战后日本天皇制之所以能够得以保留,是美国充分权衡利弊,出于对自身利益和战后世界格局考量的结果。为实现日本战后平稳过渡,顺利实施战后统治和管理,美国做出了这一战略选择。美国充分意识到,要维护日本战后社会稳定,保证成功制定战后日本《和平宪法》,就必须保留具有“神性”的日本天皇制,进而确保美国在日本战后统治顺利实施。在现实政治中,尽管天皇仅为象征性的存在,但毕竟天皇制得到了延续,并最终与日本民主制度“嫁接”在一起,实现了某种程度的融合。

天皇制为何如此重要?回顾日本历史,尽管天皇实际统治日本的时间不算长,但长期以来,天皇始终扮演着极为特殊的政治角色,在日本的政治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关于天皇制,对于日本社会文化具有深刻认识的原美驻日大使、后担任美国副国务卿的格鲁曾经提出一个著名的“天皇雌蜂王论”,即“天皇制,对日本人和日本社会,起着雌蜂王的作用。如果把雌蜂王除掉,蜂窝内就会因之大乱从而导致崩溃”。美国学者本尼迪克特也曾在其著作《菊与刀》中指出,日本人具有极强的等级意识和忠君观念,这些观念已深深扎根于日本民众的思想意识之中,成为日本民众的基本行为准则。只有在天皇绝对权威的庇护下,人们才能“各得其所、各安其分”,日本社会才能保持有序状态。可见,在长期的历史文化影响下,天皇制意识早已深深扎根于日本民众的内心世界,成为日本政治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论是摄关政治还是幕府政治时期,日本历朝历代的实际掌权者无一例外,都未曾试图取代天皇,而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利用天皇的绝对权威为自己的统治提供正统性和合法性。正是由于日本历史上长期存在着这样一种天皇权威与实际权力分离但又不可缺少的独特现象,使得日本民众对于天皇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宗教式崇拜。

二战结束至今已有悠悠75载。经过战后较为彻底的民主化改造,日本俨然已成为一个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接近的西式民主国家,其民主体制每每受到西方国家的盛赞。在这样的国家体制下,日本民众依然将朝贺天皇当作每年新年的重要活动之一,这一现象的确引人深思。天皇、皇室、天皇制这些似乎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带有“非民主”色彩的词语,为何如此“自然地”出现在当代日本人的社会文化生活之中?

究其根本原因,日本并没有在西式现代资本生活文化模式中安顿自己的精神与灵魂。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曾在其《低欲望社会》一书中指出,“全世界都在‘低欲望社会’化,而日本正迎向美丽的衰败”。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经济持续低迷萧条,日本人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对现实生活感到困顿迷惘。在身心过度透支的现代生活模式下,日本陷入深度结构性社会危机。2019年日本新增人口首次跌破90万人,少子化现象空前严重恶化;根据2018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数据,日本终身未婚率男性高达23.4%,女性为14.1%。在现实精神生活中无家可归的日本人以具有“神性”的天皇作为日本社会的精神寄托,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尽管“安倍经济学”一直试图为日本社会注入发展动力,但日本经济并未进入自律性复苏轨道,仍处于长期低迷和慢性衰退周期之中;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日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台风、大雨等自然灾害的侵袭,至今仍然有大批受灾群众面临巨大的生活困难。在这一背景下,2020年年初的这次天皇朝贺俨然成了日本民众的一剂强心剂,似乎天皇那“祈愿今年成为没有灾害、安静祥和”的新年致辞,多少能够抚慰民众心中的不安。

世界文化多彩多样,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依然保留着对天皇的尊敬和崇拜,不啻为亚洲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线。作为首位访华的日本天皇,明仁天皇热爱世界和平,曾于1992年到访中国,为中日友好作出了巨大贡献。期待日本新天皇——德仁天皇能够继续为中日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作出贡献。

阅读原文

返回原图
/

新莆京娛樂
Baidu
sogou